经手案件几千起无一改判无一发回重审当事人涉诉信访 “娃娃法官”陶钧审案绝招解密(图)

经手案件几千起无一改判无一发回重审无一当事人涉诉信访 娃娃法官陶钧审案绝招解密(图) 7月10日,由国家法官学院主办的全国商事司法解释培训班结业。一个年轻的面孔在参加培训班......

  经手案件几千起无一改判无一发回重审无一当事人涉诉信访 “娃娃法官”陶钧审案绝招解密(图)

  7月10日,由国家法官学院主办的全国商事司法解释培训班结业。一个年轻的面孔在参加培训班的众多中年学员里,显得与众不同。他就是此次培训班最年轻的法官———北京市崇文区人民法院民三庭审判员陶钧。

  今年4月,一起简单的银行欠贷案在距离北京市200多公里的北京潮白监狱大墙内开庭审理。案件源于当初王某在贷款买车后不久,就因为一起刑事案件被警方抓获送进监狱,而当时他还有4000余元的贷款本金未向银行偿还。

  “贷款买车都是事实,银行出具的这些票据应该也没啥问题,我就不看了。”王某话音刚落,陶钧话音再起:“你还是核对一下吧,虽然数额不多,但也要防止出现差错,给你造成损失。”与此同时,书记员将一个计算器递给了王某。

  案件当庭宣判后,王某好奇地向陶钧打听道:“银行怎么知道我在潮白监狱?”让王某没想到的是,其实银行一直就不清楚他的具体下落。原来,当陶钧接手审理此案时,就试图与王某取得联系,但怎么也找不到他。后来陶钧听卖车的销售商说王某好像被送进了监狱,但具体有没有这事也不太确定。陶钧便拿着王某的身份证后前往北京市监狱管理局进行核实,最终确定了王某的下落。

  “我之所以要找到你,就是想让你核实一下银行提供的合同和票据是不是真实的,上面的署名是不是你亲手所签,以免冤枉了你。”面对陶钧的这个解释,王某突然伸出双手握住陶钧的手表示,他马上就给自己的姐姐打电话,两天之内保证把欠银行的钱全部还上。

  其实,当初法院在向王某的居住地送达传票无果后,便可进行缺席审判。陶钧告诉记者,缺席审判的结果可能仍然是银行胜诉,但面对一个“失踪”的人,银行即使胜诉也没有太大的实质意义。

  “陶钧这样审案不但让我感到意外,更让我有一种被法官、被法律尊重的感觉。”银行的代理律师说,而作为本案被告的服刑人员王某或许对此更有同感。

  陶钧还将“多听多说”定为了自己的审案模式之一。陶钧刚刚当上法官没几天,他就接手了法官生涯第一起群体性诉讼大案。当年拥有数家连锁超市的北京盛兴永泰商贸有限公司,因盲目扩张导致资金链短缺无法及时支付货款,引发供货商的群体性诉讼,标的额达到9000余万元。

  陶钧将一周7天都当成工作日,无论白天还是晚上,只要有一个供货商有疑问和要求,就尽全力去解决,让他们心平气和地离开法院。为了保证各方能够做到案件审理信息共享、有效沟通,陶钧还组织召开供货商集体会议进行案件调解,并就案件的程序和实体问题同供货商代表进行面对面交流,保证公开透明。

  由于供货商众多,陶钧每天都要接待几十人,一天下来嗓子几近“罢工”。“陶法官,你不用再说了,改天我们再聊。”供货商代表看在眼里,第二天在陶钧的办公桌上,几盒“金嗓子”放在了那里。

  由于盛兴永泰公司资不抵债,每一家供货商的货款最终均未能如数讨回。然而,当案件执行完毕,10面锦旗、几十封表扬信堆在了陶钧的办公桌上,无一家供货商上诉,全部息诉服判。

  2008年,在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,金融机构、企业员工及商业合作机构对企业的生存与发展均充满疑虑,银行借贷、劳动争议、主动违约等相关案件呈现出爆炸式的增长。

  去年底,一起银行借贷案的案卷放在了陶钧的桌头。北京的一家企业于2007年向银行贷款1000万元用于国际环保产业的投资,如今还款期已到,但仍有400余万元的本金企业尚未偿还。是逃避债务还是企业周转遇到困难?陶钧觉得自己首先需要弄清这个问题。

  经过调研,陶钧发现这家企业所贷的1000万元确实用于入股境外的一家环保公司,然而,受金融危机的影响,境外合作方的资金迟迟没有到位,国内的这家企业为了维持新公司的正常运转,又将自己几百万的固有流动资金再次投向了新公司。

  “按照当时这家企业的状况,如果直接判决还款,就意味着给这家企业下发了死亡通知书。对于银行而言,也不一定能讨回剩余的400余万元贷款本金。”陶钧告诉记者,他随后联系银行,告知企业的情况,并建议银行能实地考察新公司的运营情况,根据考察结果再决定是否坚持诉讼请求。

  “新公司运行良好,正处于高速发展期,这家企业向我们银行贷的1000万元,也确实用于了项目投资。”考察结束后,银行方的代表表示,如果企业还需要资金进行投资,银行将继续支持,原先的1000万元贷款银行也同意延期1年还款。

  “每一份合同的签订都意味着双方的彼此信任,然而每一起商事诉讼都意味着信任的破裂。”陶钧觉得,只要合作的基础还在,就应当尽力促成双方的和解,从中找到各方利益的契合点,“但是在做调解前,首先需要搞清楚案件的事实和涉案各方的现状,没有基础的案件,我绝不拍脑袋行事。”陶钧对于调解,也有着自己的底线。

  据了解,上述这家环保企业已在几天前将剩余的400余万元本金和利息全部还清,新的项目全面赢利。

上一篇:八道禁令撼不动问题煤矿 湖南痛定思痛整治矿井 下一篇:你要投的是什么垃圾?这个分类表请收藏

水果沙拉

败火家常菜:蚝油生菜的做法
中国饮食:蒜香炆鹅
广东煲汤的七大要领
中国家常菜的烹饪技巧介绍
湘菜系之冰糖湘莲
如何用电饭煲制作沙茶牛腩饭